劉建宏:人和沖超是血淚史 如何在北京找到歸屬感?
來源: 樂視體育 2017-10-09 17:47:54

“恭喜上海浦東足球俱樂部、上海中遠匯麗足球俱樂部、上海中遠三林俱樂部、上海永大足球俱樂部、西安浐灞國際足球俱樂部、陜西寶榮浐灞足球俱樂部、貴州人和足球俱樂部、北京人和足球俱樂部沖超成功”。伴隨著目前叫北京人和的足球隊擊敗新疆體彩,鎖定明年的中超名額,我的朋友圈就看到了這樣的賀詞。

仔細看了看,這簡直就是一道中國職業足球歷史的博士生論文題。能夠把這支隊伍的前世今生梳理的一清二楚的人,那一定是中國足球的超級史學專家了。

我腦子里首先浮現出的畫面就是1996年我跑去浦東采訪王后軍執教的那支隊伍。當時的浦東剛剛開始建設,在上海人眼里是絕對的鄉下,所以那時也流傳著這樣的一個說法:寧要浦西一張床,不要浦東一套房。如今不知道多少人會因為自己當年的短視悔青了腸子,而倘或浦東隊一直能夠堅持到今天,他們又會是怎樣的景象呢?歷史不容假設,但假設會為我們提供另外一個視角審視歷史。徐澤憲是愛足球的,他買下了奄奄一息的浦東隊,并且讓球隊曾經無限接近聯賽冠軍。今天我們知道是假球黑哨毀掉了中遠的冠軍夢。拿錢的球員進去了,也出來了。金哨陸俊不僅被人打了耳光,還被質問為什么拿錢不辦事。上海灘德比喧鬧一時,空心的蘿卜更要命的是沒有根。球隊后來幾易其名,但終歸都在徐澤憲臺前幕后操持下,勉強維護住了血脈。最后時刻,即便徐澤憲已經無力支撐,也還是給隊伍找到了一個好下家。當然球隊必須要離開上海。很多球員、教練包括工作人員都必須背井離鄉。

這支隊伍在西安受到了極為熱烈的追捧,失去了陜西國立的西安球迷迅速找到了自己的新的情感寄托。當“大風、大風、大風”的秦腔號子響徹朱雀體育場上空時,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。一個在西安讀書的女孩子也深深的愛上了這個隊伍,但是因為手里沒啥錢,還買不起他們的球衣,在她決定遠赴澳洲留學的時候,心里許下一個愿望,那就是等回來工作了,一定先買一件球衣。幾年之后,當她學成回國的時候,卻悲傷的發現,球隊沒了。一個非常熟悉這個球隊的朋友把這個故事半是調侃的講給我聽。我卻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經歷。

當年河北永昌沖超成功,我被邀請回去參加慶功會,看著曾經熟悉的球場還有熟悉的家鄉球迷,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,可是后來我很困惑,因為我明明知道我真正的主隊是河北中基才對,就是今天的華夏幸福(永昌的前身本是福建駿豪),但如果我還生活在石家莊,我又會痛苦的發現,它早已經落戶秦皇島。做一個它的球迷成本好高。所以,當華夏幸福也順利沖超之后,我在秦皇島卻怎么也很難特別激動起來。

不得不說,能夠這么一路磕磕絆絆走下來,人和不容易,落腳北京這兩年,他們也深刻體嘗了孤獨的滋味。都說明年就可以看到北京德比了,但是這樣的德比究竟能夠延續多久,誰也不敢保證。當年遼寧隊一路輾轉來到北京,除了留下一個“遼寧大風車隊”的笑稱,真正是來去無影蹤。如今,遼寧隊也在保級路上苦苦掙扎。

苦日子,大家都經歷過,當年的廣州隊也曾經在乙級打拼,不過,只要不離開本鄉本土,他們總還是能獲得更多的支持。張力接手富力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當年的越秀山情結,所以,富力打死也不肯輕易搬離越秀山,在很多老資格廣州球迷眼里,越秀山才是真正的廣州足球的根。在這里即便是一場乙級比賽,廣州足球也能吸引來上萬名本土球迷。這才是血脈。

你可以比較容易的在青春期的時候,捕獲一個年輕人,讓他成為你終身的追隨者,但你能不能讓這樣的追隨成為一個傳統,需要的堅守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大連萬達、前衛寰島、深圳健力寶,很多例子告訴我們,你想攪動一時風云,只要財力夠,膽魄夠,并不難,但職業體育的基因之一就是地域性,只有產生了強烈的歸屬感,這樣的隊伍才算是逐步找到了生存的土壤。

北京國安、上海申花、河南建業、山東魯能、延邊足球,不論他們現在的成績如何,和其他球隊相比,他們都是已經擁有了第二代追隨者的隊伍,當這樣的傳承發生在第三代、第四代身上時,我們也許才能看到職業足球在中國真正的誕生。這樣的年輪,用多少財富都難以替代。至于冠軍,當然很重要,不過你一定要想好,那些獎杯將來一定要有地方陳列、有地方證明它曾經的存在。


評論